一茶一语

一幅图覌社會 · 三百字說生活

微生活:斜阳余晖里,蓝天白云下…节俭生活,从等公交开始🚌…

随拍:《石头》
我以凝固的姿势
望着你们,这些石头

一定是一个自然的状态
一定是一次随意的迁动
给我了一个惊喜的发现
小小的偶然
在这少有人至的高丘土台
有一种美,感染着双眼

第一眼的你们,这个样子
紧紧拽住了,我的脚步
简约、和谐、自然等词眼
和一个法则,会瞬刻地
刺激我的大脑皮层
让我安静地端详欣赏
这个人迹少至的地方
你们的一切,展现出
无声光彩,却不是纽捽牵强

就是一些石头
一些寻常可见的石头
大小和谐、色彩融合
还有,那相承相趣的纹理陨斑
像一幅幅天斫的画构
著于大地的画布之上
镶于天际的框窗之内
天工成趣,神指点就
都在相互呼应一个字,美
美啊!如此润眼醉心

我突然想起,一位圣人
在2000多年前就为你们的样子
留下一句绝世证词
“朴素而天下莫能与之争美”
我看到的你们,当之无愧

望着你们,这些石头
不愿触摸
不能挪动
不敢亵渎
我以凝固的姿势
安静欣赏,这些石头

微生活:《我在高丘上跳舞》
耳机里正播放着一个节奏
野草野花虚掩着一条窄路
曲曲折折,直到那个高丘
我的一前一后交换的脚步
已踩上节奏
已登上,空旷的高丘
嗨啊!我一个的世界

蚂蚱蹦跃草丛,藏匿无影
蜻蜓从这根草尖,箭一样
飞到另一个草尖
双翼煽动中合着微风的律动
草叶舒展,轻轻摇晃着
昨夜的露珠,几点一串晶莹剔透
阳光从东边,铺来一片
如纱幔般的金黄,合着节奏
一片安静,又一片虫飞风舞
···

高丘,恰似一个舞台
我在这舞台的旋转之中
摇摇晃晃,抬脚动步
跃过了草尖,掀一股风起
搅碎露珠,一路弹滚来去
与毛毛草击掌示好
与蚱蚁的追逐欢闹
一路上。跳着空灵般的舞
这不是,一个寂寞清冷的高丘
那些愉快与不愉快的过往
都随风散去,留一会的柔软

耳机里,继续着一个节奏
我的脚步正合着草卉的律动
蚂蚱和蜻蜓的跳动闪亮
嗨哟!这是一个热闹旋转的舞台
高丘之上,面向四方
我正在跳舞,我正在跳舞
在这样,一个空旷临风的世界
——《我的摄影与诗歌》

《在草林里眺望》
一轮火红,又在东方升起
照亮了,能看到的我和你
很不明白,一直想与你
及,你们一伙不死的灵魂对话
勘寻这荒丘之上
凝固着一个生存的法则
和不死的精神

连日的高温,没有一场透彻的雨
让我觉得,透不过气
然而,你们依然葱郁,依然的
蓬勃生机一片,一片
在灼热的地面
在自以为高贵的人躲闪的
滚烫的地面,茂盛地生长
从一株,到一个丛林
把泥土深层,储存的力气
炼造出干旱不绝野火不尽的坚强
还有,淫雨的化解与储存
包括对每一滴露珠的珍惜
都是一种智慧的方式
也许,你们是上帝的神使
我无以肩齐···

又是一明亮的清晨
我又站在草林的旁边
面对东方,一起眺望
———早,致“死”去几日的复活🏃🏃🏃

微生活:《野卉》
你是哪天神播下的种子
从地狱的土层深处
以神的力量,钻出
在炼狱的地面上
经受着风雨、烈日、虫噬
和人的脚步,无情地踩踏
但,你有无比的坚强
始终把自己头颅
仰望着天空
一切的艰难曲折
都抛掷脑后,忘却
只记住神的旨意
坚强不屈,自我救赎
自由地成长
……
早,继续,立秋后的第一跑🏃🏃🏃

微生活:《沙穴》
清晨的沙堆
我,孤自面对
过往像一只蟋虫
一点一点,从沙粒里爬出
亮开翅,飞到天空

哪年某天,一个男孩子
孤自蹲在沙堆边
眼里的沙堆如山如谷壑
也如一马平川的沙原
于是,他忘记了孤自的单薄
忘了校园上课的铃声
忘了家里饭桌上一块烤薯
还冒着热气
甚至,把邻家的女孩的喊声
和书包一起,扔在一边
···
太阳已经升到晌午
那个沙穴外的新沙
在阳光下,闪着晶莹的汗花
他满脸笑容像一张葵花
匍爬在沙穴边,使劲地
向着沙穴里面张望
突然,在他脸腮边
一只甲壳类的虫子,爬进了穴
也驮带着他的灵魂
那是一个什么曲徊的沙穴
那是一个什么无垠的天空
他仰躺着,想着,闭着双眼
他听见沙穴坑洼的壁面
回荡着一个声音
那么荡漾悠长,好听
突然,又有一种声音
从远方越来越近,直荡耳鼓
那是一种轰鸣呼啸,一排排
扑面而来,震撼心灵
他发现,长长的海岸线
自己正展开双臂,奔跑
……
清晨的沙堆边
一只甲壳类的虫子
正爬出沙穴
然后,展开透亮的薄翼
腾起身躯,向那云端
向那云端、云端
——— 致自己,三个小时前的晨跑🏃🏃🏃

微生活:把生命还给自己…,今天,我的晨跑已完成🏃🏃🏃

微生活:《夏日风·云天之间》
这是哪里?
我不相信自己的眼睛
所看到的视界
在远处,那无边的蓝
那一排似断非断的云
云下的江流,还有一座小城
都拽着我的眼晴
和一颗快要佯狂的心
但是,这样的天地之间
渺小的我,从不假装
我真的,想生一对翅膀
在那无边的云天,飞翔
这是哪里?是我的故乡
你若来,会和我一样
变得性情近乎癫痴。

微生活:《自问》
该不是
周口店刚刚直立人垒造的
某种祭仪,狂舞
该不是
只用树叶遮住羞处的
河姆渡文化点燃的
一堆炊烟,熏染

那个,在巨石上的小石头
假如是现代人
某一丝审美念头
孤自作怪,风舞
那么,我心中的那个图腾
又树立在天地的何处
永远会闪着光芒…
早,致自己